On the MilkyWay
左邊側欄有寫怎麼取得密碼呀^^^^)

 

undefined

在我長大的那個城市裡是不下雪的。

當我回到韓國來唸書的時候

第一次在首爾迎接初雪的那一年冬天

我簡直像個瘋狂的孩子般奔跑著

 

我盯著緩緩飄落的雪花

伸出了手去迎接著

小心翼翼地,讓雪降落在我的手心裡。

 

我看著雪花裡的那個人,朝我走來

拍拍我肩頭及頭髮上的落雪

 

『妳啊,別跑太遠了,下雪的時候聲音沒辦法傳得太遠喔

 呼吸的時候喉嚨也會覺得疼痛,下雪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浪漫』

 

「金太妍妳很掃興欸~」

 

『是嗎,只是覺得妳很有趣啊,像個孩子一樣。』太妍笑著撐起傘來

 

「哼,因為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看到下雪嘛」

我仔細盯著在手掌心裡匯集的雪花

 

『是啊,妳從來不會對雨這樣做吧。』

 

 


 

 

 

 

我收到了劇團的開幕演出的邀請函跟門票

 

 

 

看都沒看我就隨手丟在客廳的桌上,往沙發上丟下包包跟外套

 

平時的話就會往沙發上倒去,一邊伸懶腰一般發出哀號

 

但是現在我直往太妍的房間走去,敲了兩聲後就開門進去

 

太妍果然沒有好好待在床上,而是坐在窗邊畫圖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還好,我怕她花時間費心在工作上

 

雖然現在公司也都沒有要小賢將資料往家裡送來

 

但是昨天剛開完會,小賢說新人的出道計畫在準備了

 

看來很快就會要求太妍在家裡協助新專輯的製作

 

 

 

「我買了午餐,剛出門的時候妳還在睡就沒吵妳了。」

 

『沒關係,我不餓。』

 

 

「不餓也要吃點,妳這麼大了還要我餵妳嗎?」

 

她垂著眼睛嘟起嘴巴搖搖頭,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我在客廳的桌上把食物都裝好在碗盤上

 

還放好了墊子示意她過來我身邊坐下

 

眼神攻勢是不會輸的,她只得乖乖地過來我身邊坐下

 

 

『那個,...公司都沒有打來啊?』

 

「有,如果有資料會送來的,妳不用急,先把飯給吃了」

 

看著她盯著碗盤,湯匙在那邊挖阿挖地,心不在焉

 

『喔...我只是怕,會不會傷好了之後我也不用回公司了...』

 

「嗬~妳又不是不知道老師多需要妳

   成天在那邊太妍長太妍短地,要我千萬要把妳照顧好

   要不是說妳怕吵需要靜養,我覺得他可能會照三餐來巡視妳也有可能

   又要把新人錄音好的demo送來給妳聽,還要妳後製

   我說先叫其他組的人支援後製完再讓妳聽,不然等新

   人出道了妳傷都還沒好怎麼辦?」

 

 

『啊,要拿來給我聽啊?什麼時候?』

 

「…都還沒錄音妳在急什麼?」

 

我輕描淡寫地瞪了太妍一下,好像被她注意到了

 

「好啦,不要生我的氣,我吃就是了」

 

 

 

她趕緊低頭開始吃飯,像個挨罵的小孩一樣

 

其實我不是要這樣子逼她的,可是在她受傷這段時間

 

我就活像個不討喜的老媽子一樣躁唸

 

成天要她不能做這不能做那,要她吃飯吃藥復健

 

「妳會不會覺得我很煩啊?」

 

 

 

『嗯?』太妍聽我這樣問,側著的臉一副“什麼?”的疑問

 

 

  ……沒事,快吃吧。」

 

 

 

我像現在這樣靜下來看著太妍的時候

 

光是聽著她的聲音,看著她瘦小的身軀

 

任何一件事情,都很有存在感呢

 

 

 

「如果妳想做什麼,那就做吧」

 

『啊?』

 

「復健也很無聊的不是嗎,如果妳想做音樂,那就做吧,不過得按時休息才行」

 

 

聽見我這樣說,太妍微微地笑了

 

看著她開心的樣子我也覺得好像很滿足

 

 

我站起身稍微收拾了一下家裡

 

在客廳等咖啡機煮好的同時,看了一下桌上的劇團門票

 

太妍說想到客廳沙發坐,我攙扶她出房門,順便把冰箱的水果給拿出來吃。

 

 

「欸,太妍,好像要不是因為妳像這樣受傷在家的關係

 

    我們也一直沒有時間好好的聊天說話。」

 

 

『喔,對啊,前陣子真的是太忙了,雖然本來想著就要等什麼時候能放假好好休息

 

不過看來還是遙遙無期,現在這樣,也只能休息了...』

 

 

說想休息,嘴巴上這樣說,但其實是很想工作的吧

 

太妍想成為專輯製作人的第一步才剛開始的說

 

根本就是一個標準的工作狂

 

 

「那個新人叫什麼名字?妳負責的」

 

『叫做suh-ah的孩子,公司好像說會用英文名字當藝名出道的樣子』

 

「那出道會照原訂計畫嗎?」

 

『雖說在準備,不過看來是推遲了』

 

「為什麼?」

 

『共識吧,當初就堅持要讓我當製作人,我也堅持要做的

 

  不為了急於出道,為了我跟她的夢想,我跟歌手還有公司之間達成了共識吧。』

 

「嗯....」

 

 

談工作的時候,太妍的眼神就會銳利起來

 

要不是我與她生活久了,身為陌生人的角度來看

 

任誰都能感受到她的不平凡

 

又有才華,又很努力,一直追逐夢想

 

就像不曾鬆懈的秒針,損耗到沒有電力以前,都不會有一刻停留

 

不曉得為什麼,突然認真去看

 

就覺得耀眼的灼人。

 

 

「只要妳好起來,想做什麼都可以,什麼都可以做得到。」

 

 

 

『…………』

 

 

看著說著這句話的我

 

太妍突然一動也不動地看著我

 

明明就不需要覺得抱歉,卻總是那種表情。

 

 

 

 

從前總想著能成為誰的我,突然在失去夢想之後

 

就一直走不出來,要是一直這樣下去會怎樣

 

想著想著便出發了

 

 

即便是變成了不能跳舞的身體,我也不曾埋怨世界

 

因為比起心裡的痛苦,身體的傷害對我還說已經算不上什麼

 

記憶也對我隱滿了什麼,只剩回憶可以支撐我

 

但越快樂的回憶,我就越失落

 

 

 

 

 

「妳想知道我去紐約見誰,做了什麼嗎?」

 

 

『……嗯』

 

 

太妍像是隨時都準備好了聽我說

 

 

「不過其實我....,都還不知道我對所有的事情理解到什麼樣的程度。」

 

 

『妳去見誰?』

 

 

「我去找的那個人,是允兒的初戀。」

 

 

『…是喔.....』

 

 

從允兒的所有日記與信件紀錄,我很確信這個人是她的初戀

 

甚至是對她來說有著諸多重要啟蒙的人,無論何種意義上都非常重要。

 

 

 

我是想要去找什麼呢?都已經走了的人,我還能追求什麼

 

關於她的過去,她的曾經,什麼都好,我都想知道

 

知道了也許什麼也改變不了,甚至是讓我自己心情更複雜

 

只不過

 

 

「我想替她記得而已。」

 

 

 

太妍有一種恍然大悟的神情,在我這麼說的時候

 

 

「一開始我以為這只是單純的初戀,甚至是暗戀,而且還有一點遙遠

 

   不過,後來越瞭解就越覺得,允兒的擁有時間實在是太短暫了

 

  我本來是想知道,我對她來說有沒有任何的意義,後來,變成了

 

  我想替她記得曾經有過的回憶。」

 

 

 

『結果呢,妳自己有覺得比較好了嗎?』

 

 

金太妍就是這樣一個結果論的人,只想知道我好不好

 

 

「妳不想知道中間的事嗎?」

 

 

『我想知道啊』

 

 

她將身體挪了一個舒適的角度側躺在沙發上,直盯著我看

 

 

 

 

『我也想要替她記得關於她的一切。』

 

 

 

 

 

 

其實當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我什麼都沒有多想

 

我沒想過太妍的心裏是怎麼思念允兒的

 

我沒有思考過這事件裡太妍的角度與感覺

 

所以當我準備好要說的時候

 

 

其實我也沒有想過她是否真的已經準備好要聽。

 

 

undefined

創作者介紹

Milky Way 小銀河

mushro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走跳貓
  • 說吧 我想知道中間的故事
  • 你真的有準備好要知道了嗎(OwO

    mushroom 於 2016/09/23 14:22 回覆

  • Chiu
  • 來吧!已經準備好要被虐了!
    話說每次看這篇的時候
    都覺得太妍很有畫面感欸
    可以感覺到太妍默默守護美英
    有點懶懶的躺在沙發上要聽美英說話還有看向她的眼神之類的
    就覺得太妍好帥哈哈哈
    能把這種感覺寫出來的姊姊更帥!
    歡迎回歸~
  • 太妍對美英的各種眼神讓大家都很有畫面阿~!
    這幾天要等著,很快會接著出現的喔

    mushroom 於 2016/09/23 23:00 回覆

  • Z
  • 想到之前的劇情
    允兒啊~QQ
    太妍是以什麼樣的心情來聽呢?
    光想就覺得心疼…
  • 為了接續劇情跟情緒
    我自己重看了一次
    有一點心痛的說

    mushroom 於 2016/09/23 23:01 回覆

  • life
  • 說吧
    留著伏筆
    這樣我們都想知道
  • 剪破口大師

    mushroom 於 2016/09/23 23: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